這是一本便宜的驚人的小說 一個便當錢都有找
放棄一個便當買這本小說 我想會是一個相當正確的抉擇
便當吃完隔天就消化光光了 小說卻可以咀嚼好幾百遍
光是這麼想 應該就划算很多 誠摯的建議大家購買XD

和《魅影殺機》一樣都身為人狼城文學推理獎入圍作品
同樣的收錄了三篇小說 這次是篇篇都很精采
看完這本書的時候我心裡想著:
「這本書明明就比較好看,為什麼魅影殺機比較貴?」
或許對作者來說有點失禮 但是我心裡真的是這麼想的
以下就來說說對於三篇作品的心得…

《瑪門》
「你們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瑪門。」…
這是貫串全文的一個信念 也是作者在文中釋出的一個意念?
信仰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 在人無助脆弱的時候特別會去尋求
我也曾經在情緒不佳的時候被朋友找去參加教會活動
也許是我人太固執 或是本來就對那個信仰沒有萌生認同感
到最後我還是沒有辦法接受神能给我們幫助 也無法認同聖經
對我來說 聖經當作故事讀讀還可以 真的無法奉為圭皋

故事中說的「瑪門」 我想是指每個人心中的一種慾念吧
不同的人心裡 想法真的是千百萬種 古人說的好:「一種米養百樣人」
其實人豈止百種 光是一個人的心態就可以複雜的無以復加
你覺得善良的也許心裡總想著要殺掉某個人 你覺得惡劣的也許他很孝順
不過也讓也想到了另一個小說作者所說的:「孝順其實是廣義的自私。」
誰沒有自私的時候 只是端看怎樣呈現出來罷了

在看到文中主角們的無助的時候 其實還滿深有同感的
未來、生涯、理想甚至是金錢 的確是很嚴肅很令人煩惱的各式各樣的問題
在徬徨不安的時候 最容易打動人心的不就是一種如浮萍般的依靠
也許根本就不穩固 就像疊疊樂那樣一推就倒 煩惱的時候 誰想的了這麼多
掌握著學生們這樣心理的「闇玫瑰」 現今常見的「詐騙集團」
不都是運用這種心理到一種極致了嗎? 人心難測 不管是別人的還是自己的

《第九種結局》
舖陳了很多結局的這篇小說 看起來很緊湊也十分精采
用心理因素變成犯罪的動機卻似乎有點取巧 不過我還可以接受
當看過「24個比利」那樣子的案例以後 似乎怎樣的心理動機都變的不奇怪了

我最討厭「給讀者的挑戰書」 不喜歡看書看到一半突然被作者打斷的感覺
而且我就是資質駑鈍不夠細心不想推理只想看結局 看到那個真的會覺得很煩
不過便條紙畫的很漂亮 勉強給他加分一下 雖然內容是什麼我根本沒仔細看
我是一個看書不看圖只看文字的人 對推理小說附的平面圖什麼的根本不屑一顧
雖然心血來潮的時候會看一下 大多時候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對於作者似乎又有點抱歉 但是我就是不喜歡嘛 又有什麼辦法呢?(攤手)

一直到看這篇文章的後記才發現跟魅影殺機的《鬼鈴魂》是同一個作者
我明明很討厭鬼鈴魂卻還滿喜歡這篇 這告訴了我作者論不見得準確?
也有可能是我一開始就不喜歡以靈異開始的故事才會這樣
我很期待作者可能寫出的各式各樣的結局 不過說出來就不有趣了
可是我其實也沒有認真在想像 能夠給予故事各式各樣的可能性卻不寫
明明就想了很多方式卻只呈現一種樣貌給讀者看 這也說是作者的一種特權吧!

《犯罪紅線》
這是一篇浪漫的小說 即便他是一篇推理作品 但我還是這麼覺得
人物相當有特色 對話也很有趣 很多地方都讓我忍不住會心的一笑
作者好像希望把作品影像化 我覺得是極具挑戰的一個想法
有點難拍但可以嘗試看看 或許會成為效果極佳的一部作品

看到小孩子說 爸媽因為太忙都沒空理他的那一段 我竟然意外的泛淚
不過倒不是自身體驗的投射 我爸媽每天都超囉嗦的管的超多
但是看到父母的忙碌導致小孩的孤獨 有一種油然而生的同情心
也許是主角與父親的情誼和蔡家父子的景況對比之下的悲哀

其中穿插的韋固的傳說 記得很久以前(大概是小學的時候)就看過
在推理小說裡面看見這樣的安排 讓我想起了失物之書裡的童話延伸
這樣子的手法還算滿有趣的 而且我一度被那個故事吸引過去(炸
最後的引用很有意思 誰會想到「紅線」指的是那樣東西?

以敘述性詭計來說 這也是一篇意外性很夠的故事 (而且是相當意外)
在看到各人的的陳述時 完全就有一種原來如此的感覺
不過其實兇手一開始就揭露了 在很多地方作者也都有留線索
但因為我一直在注意故事的情節 整個就沒有很在意 看第二遍的時候才注意到
我想對於處心積慮想要騙過讀者的作者大概會滿無力的
可是看這篇的時候我是覺得的
「 這篇這麼有趣 絞盡腦汁太費力了就以最輕鬆的心態看吧!」
對了 台灣的蚵仔麵線不是全部都沒有蚵仔的! 還有地瓜吃完也不見得會放屁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