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陣子才剛接觸了朱川湊人的貓頭鷹男,還來不及書寫下心得就意外的獲得了花食的閱讀機會,貓頭鷹男那一點點的驚悚、一點點的感人還在腦海裡揮之不去,在一個個同樣閱讀完花食的朋友極力推廣,一個友人說這感覺是加味的「魔眼」(另一本一起看過的書),另一個友人告訴我,他覺得很溫馨,又一個友人告訴我,搞不好你看了會哭,好多好多的心得言猶在耳,忍不住先把花食拿來啃了。

短篇要寫的極具張力總是需要技巧,我很少看短篇看到流淚,因為總是情緒還沒到故事就嘎然而止,這一本花食卻讓我悲傷無力,要不是因為在牙科閱讀這本書,所以我僅能噙住淚水,不然我想淚水應該會忍不住滾滾湧出,為那些故事裡的人事物感到默哀,或許是因為日本文學與我們生活的相似與貼近,總是在閱讀之餘有一種近在身旁的感覺,而毛骨悚然與害怕的感覺也更加深刻。

這本小說總共分為六篇,《精靈之夜》講述著被歧視的孩子正弘死去的故事,小孩子的心思總是敏感,同儕影響力與父母的態度往往可以左右孩子面對其他人的態度,但有時候小孩子其實很無辜,大人的價值觀讓小孩子飽受孤立,對一個小孩子的養成也並非什麼好事。《妖精生物》是本書最令人恐懼的一篇,妖精生物是否代表著女孩子的情慾,那令人驚恐的生物的真面目,讓我不寒而慄,那是帶來幸福的生物,還是不幸?

《摩訶不思議》的這篇,寫出死人執念中的冥冥註定,也讓人看見女人友情的不可思議,明明應該水火不容的妻子與情婦共三人,最後竟會一起喝茶,人的情感真是一種很微妙的東西。《花食》這篇讓我想到曾經看過的一篇漫畫,不過內容有點不太相同,擁有前世人的記憶是幸與不幸,撫慰了過去的家人,那現在的家人呢?人的感情無法分給太多人,面對擁有前世親人記憶的人,或許給予祝福與遠離是最好的方法吧!

可以操縱死亡的《送終婆》,是一種令人畏懼的職業,一再的面對與操縱他人的死亡,讓對方安詳的死去,就像故事裡的歐巴桑說的,久了就會產生傲慢的心態而自以為神,所以需要有人一再的提醒自己,這一篇讓我想起了爺爺過世,忍不住就悲從中來,我沒有看到爺爺過世的那一瞬間,不知道他是不是過去的很平靜,如果有送終婆這種人,我想我也會冀望他的幫助。《凍蝶》這篇呼應著第一篇的主題,也是寫著童年被歧視的回憶,但不同的是他寫出了另一種形式的朋友,思念弟弟的少女美羽將感情投射在到墓園玩的小道身上,於是成為了小道的朋友,渴望回到家鄉卻淪落風塵的美羽,渴望朋友卻遭受排擠的小道,兩個寂寞的人就這樣玩在一起,也許才短短幾次相聚就成為深刻的回憶,那飛揚在墓園間的琉球淺黃斑蝶,我想是美羽對親情的執念,很悲傷的結局,令人無限感懷。

很久沒看到這麼緊湊有張力的短篇了,勾發心中的情緒的同時,也跟著想了很多,我真是不應該在牙科看這本書,差點被其他患者看到自己有感而發的表情,整個就很尷尬,下次帶書出門果然要精挑細選,才能無畏無懼的發洩自己的情緒呀!

P.S:感謝遠流出版社給予我試閱的機會^^

延伸閱讀
花食/朱川湊人 by 路那

夢迴童年──《花食》 by 小八
懷抱哀傷中的溫暖希望──讀朱川湊人的《花食》 by 鎮長

童年暖暖夜話,朱川湊人《花食》by 上川森
揉合靈異氛圍與古老傳說的成長故事《花食》 by Soph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