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的守護者──讀辻村深月《鏡之孤城》

朋友送我《鏡之孤城》,因為我一直很喜歡辻村深月的作品,帶回家後就迫不及待地當晚把它看完了。情緒很多、很滿,結局很暖。故事主題和我最近在工作上做的書呼應著,我那時總是想著,要怎樣去呈現一本不流於說教、不讓拒學的孩子們有負擔,又能讓他們好好親近的一本書呢?然後讀到了這本《鏡之孤城》,一樣的主題,談著不上學這件事,有點奇幻,帶著謎團,但故事又好療癒的作品。

她的際遇是這樣開始的,小心不想上學,因為學校裡有她討厭的人,而那是因為那個人討厭小心,欺凌她、羞辱她,甚至追到她的家中,想要對她不利。她的父母親小心翼翼地對待她,而她自己也自知這樣的行為是個異類,然而她怎麼也跨不出去離家的一步,只要想到上學就無法呼吸。那天下午,鏡子發光了,她跌進一個奇怪的世界,那裡有個奇怪的狼少女,還有一群和她年齡相仿的孩子們,她不敢聽狼少女的說明就逃走了。

恐懼敵不過好奇心,隔天她又再度進入鏡中的城堡,這次她突然領悟,那些孩子說不定和她一樣,都是拒學族。狼少女告訴他們,他們是被召集的一群,可以在這座城堡裡面找尋美夢成真的鑰匙,而他們也都有著各自的願望。隨著一天天的相處、互動,他們了解了彼此的際遇,雖然也有爭吵、衝突,卻在這鏡子裡面的城堡找到棲身之所。

在看到某一頁的時候,我無預警地哭了出來,那是小心把深埋在心中,她一直無法告訴別人的拒學理由說出來的時刻,而其他人告訴她,其實她好堅強的瞬間。他們各自有著想要克服卻無法跨越的難關,因為太害怕、因為不敢說,認為別人會把她們說的話當成謊言,當成微不足道的小事。在孩子的世界裡面,就只有家與學校的直線距離,頂多加上補習班,他們生活的處所、身處的環境,就這樣無處可躲。當小心在學校被孤立,在家裡無法清楚地說出自己的苦,也就再也不敢踏出家門一步。

其他的人也極為類似,他們或因為家庭的狀態,或因為朋友的戲弄,又或者是根本沒來由地遭受霸凌,各式各樣的原因讓他們成了拒學族。唯有來到這座城堡,有著相似際遇的彼此,就在那樣的一瞬間,找到共鳴。並不是說彼此憐憫,而是在設身處地的狀況下,給彼此堅強的理由,相互扶持,感到自己不再是「異類」。他們也就只是想好好地待在一個地方,好好當個乖學生,當個好孩子,現實卻將他們逼得無處可退,而這時候若是沒有一雙有力的手來拉他們一把,就是直直地往下墜罷了。

除了他們的際遇,整個城堡宛若一團奇妙又絢麗的謎團,為什麼會來到這個地方?真的有美夢成真的鑰匙嗎?他們各自的心願又是什麼呢?小心總是煩惱著自己的願望太恐怖,她想找到鑰匙,希望討厭的人消失,卻又害怕被這些認識的新朋友討厭。在痛苦的時候,幸好有他們,彼此雖然個性迥異,偶爾還會有爭執,卻能夠輕易地化解,因為他們知道彼此並不帶惡意,看透了彼此的本質。仔細想想,如果他們個別存在於某個場所,而我邂逅了他們,或許並不會喜歡他或她的其中之一,作者並沒有把他們寫得特別討喜可愛,但這並不代表他們就該承受那些沒道理的欺凌與惡意。

我很喜歡最後小心突破心防,和媽媽踏出離家那一步的努力,以及媽媽與老師告訴她,她其實可以不用努力,因為錯的不是她。有著這麼溫柔的守護者,斷掉的那條救命索就可以稍微黏起來,讓她不致墜落。更有趣的是,作者在城堡與喜多嶋老師的作為,其實埋著堅強與溫暖的伏筆,讀到最後的瞬間領悟,會讓人感到無比的美好,有著這麼強烈又柔軟的包覆感,讓人有勇氣再度面對這個充滿磨難、惡意,卻又有著人性美好的世界。

而作者不虧是推理小說家,即使是在這麼溫暖可愛的故事裡面,也要設下題目,以致於當我得到答案的時候,又忍不住因為感動而落淚。這當然不是一本典型的推理小說,但那些精心設計的故事結構,總是會讓人忍不住回頭翻翻自己是不是漏掉了什麼,進而會心一笑,然後邊笑邊流下眼淚。

九月作者會來台灣舉辦簽名會,以前曾經去訪問過她,很期待她帶來對這本書的想法。

→到博客來看看《鏡之孤城

相關專訪:

推理小說家筆下的年少時代──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專訪辻村深月

相關心得:

大海圍繞的青春惶惑──《島與我們同在》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