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與瘋狂的一線之隔──讀中山七里《連續殺人鬼青蛙男》與《連續殺人鬼青蛙男噩夢再臨》

收到出版社邀請,希望能夠為他們推薦《連續殺人鬼青蛙男噩夢再臨》這本書,我之前讀過中山七里《再見德布西》那一系列的作品,也讀過《七色之毒》、《嘲笑的淑女》等書,一直對這個作家的印象不錯,但因為之前一直還沒看過《連續殺人鬼青蛙男》,於是趁著這個機會,就順便花點時間一起讀。

讀這兩本書的過程還滿愉快的,故事的結構相當完整,雖然讀到中段隱隱約約猜到作者可能埋下了陷阱,也是採取某種詭計手法矇騙讀者,引導最後的真相。但其中的議題性、謎團的合理性與完整度,都在在令人讚許。更讓人開心的是,即使到了《連續殺人鬼青蛙男再臨》,也不會囿於第一集的狀態,再次布置了一個讓讀者滿意的線索與真相,故事節奏也不若一般的日本小說凝重沉滯,是看了很愉快的作品。

不過愉快的狀態只在於閱讀的過程本身,內容其實是不太愉快的。青蛙男的稱號來自於有精神疾病狀態的犯罪者,他們曾因為案件而被判刑,非一般正常人的精神狀態判定讓他們得以減輕刑罰或脫罪,食髓知味的聰明犯罪者,可能就藉著這個可以被鑽漏洞的狀態,得以逃避罪刑與責任。

而這也牽扯到幾個議題,犯罪者是否受夠足夠的刑罰就會改過自新?精神狀態有異的犯罪者就可以減刑嗎?怎樣去判定犯罪者的精神狀態其實是不健全的呢?故事有提到一個我覺得滿有意思的論點,那就是具有精神狀態疾病的患者,他們獲得治療以後其實不是痊癒,而是「緩解」,若引出內心深沉的創傷與痛苦,治療的成果就會全盤皆輸,有心人士如果熟知這一點,便能夠操縱這些聰明狡獪但又無法在精神上與常人同理的犯罪者。

然而並非每個犯罪者在贖罪以後,都會再次犯下同樣的過錯,有些或許只是一時衝動,卻會被這個社會貼上標籤,難以再次立足於任何場所,也因此他們不惜隱姓埋名也要想盡辦法生活,而精神疾病患者就更不容易生存,只能藏身在社會陰暗的角落。而這樣的處境,反而更容易刺激他們再次犯罪,再成為人類口中的可疑、恐怖的人物。這一切其實不過就是社會環境造就的犯罪循環,我相信每個人心中或多或少都有著犯罪的因子,只是觸媒有沒有被引爆而已。所謂的正常人與精神疾病患者,也不過就踩在理智的一線之隔上,更別說多少正常人也是會一時衝動就犯下罪刑。

(以下有雷,請反白閱讀)

《連續殺人鬼青蛙男》中,作者採用了敘述性詭計加上搭便車殺人的手法,連續翻轉數次的兇手真相,在讀到最後時不禁讓人佩服。一再自我反思的警察,正如我們這些以為自己是正常人的讀者,會忍不住反省著自己的心態,也許我們在恐慌於自己會成我為受害者之餘,便會化身衝進警察局不當抗議的暴民。然而看似最正常有理的權威學者,內心隱藏的殺意卻最駭人,人心中只要埋藏仇恨,再加上聰明的腦袋及鋼鐵般的意志,以及跨越那道「道德感」的觸媒,有時反而比精神疾病患者更可怕。

到了《連續殺人鬼青蛙男》再臨,受到作者的誤導,讀者會把矛頭指向前一集犯下嚴重罪行的兩個精神疾病患者,然而故事中具有強烈殺意的人一直都是那位學者,他也在第一集暗示了自己的殺意未歇,而這一次他親手上陣,不惜血染雙血,或許正如警察所說,他在暗示其他人為他犯案的時候,或許也被引導出內心的兇惡。以為自己高人一等的時候,殊不知早已被同化,殺紅雙眼的他,正是內心的憤怒膨脹到跨越「道德感」這道界線的觸媒。

其實這個系列還有一本《START!》,是打算將《連續殺人鬼青蛙男》拍成電影的一個故事,由於《連續殺人鬼青蛙男》故事手法的特殊性,我還滿想知道故事中的導演打算要怎麼去呈現,而在戲外又會是怎樣一個推理故事呢?找個時間也來看看好了。

註:《連續殺人鬼青蛙男再臨》將於2019年初上市。

到博客來看看《連續殺人鬼青蛙男
到博客來看看《連續殺人鬼青蛙男噩夢再臨》(連結待補)
到博客來看看《START!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請按以下拍手五次。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