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八說:「阿栞你的標題應該要取:『我輸了』」,就以一個淚腺經常在崩壞的我來說,也許是徹徹底底的輸了,輸給了那種發自內心、無止境的憂傷,輸給了那萬里迢迢、決不後悔的執著,比起那既癡又傻的碧奴來說,不管是誰的淚水,都成了無法言喻的笑話了。

第一次看此類的小說,很有趣卻也很難過,怵目驚心的是那碧奴一路上的飽受艱苦,和一開始所揭露的暴政的恐怖,一個不能哭泣的村莊,一個哀傷逾恆的女人,跟著碧奴的旅程,內心不斷的呼喊著這本書何時才要結束?何時碧奴才能擺脫折磨?但不可能,孟姜女的故事廣為你我所熟知,而碧奴的遭遇也就不言而喻,只能等待著結局的到來,卻無法感受到一絲抵達的欣喜,是悲傷、也是痛苦。

書中有個特殊的設定,桃莊的人都是其他物品變成,死後會回歸為原來的物品,如碧奴為葫蘆,如那死後正在尋子的青蛙,這一死一活,一個尋子一個尋夫,相互陪伴的他們,總覺得令人感到悲傷加倍,也許是那種微微透露出的無法完成的渴望使然;還有那偽裝成鹿與馬的鹿人與馬人,是一種當權者的惡質,一種滿足私慾的過分行為,一個人類何以為馬?又何以為鹿?拋棄尊嚴只為糊口的他們,只讓我感到一種悲哀的可笑。

改寫神話是一種有趣的手法,回想過去讀過的中國民間故事,盤古開天闢地、女媧補天、大禹治水,好多好多的題材似乎都挺適合用來改寫,就算已經知道既定的結局,只要能夠開創出精采的新意就不失為一篇好故事,即便是一篇憂傷的故事如碧奴,卻能夠讓人沉入那故事的情節,融入主角碧奴的情感,跟著喜、跟著悲。

P.S:終於看完了,不是一本看了會開心的書呢!而且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些什麼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