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少數接觸的本土推理小說,記得上一本長篇是藍霄的「錯置體」,而其餘看過「誘殺」與「魅影殺機」的都是短篇集了。對於本土的推理,總是給人一種親切卻毛骨悚然的感覺,畢竟是自己生活的土地,自己說過的語言,當故事場景發生在自己身邊,總是會有一種不安的聯想,在看同是東方文化的日系推理如此,再看本土的作家描寫更是這樣。

嚴格說起來,這不是一本我會喜歡的小說,大約看到1/3的時候就深刻的感受到了腦海中的那種不適感。慢慢的看下去我就發現,是那些對女人的敘述讓我有突兀的感覺,這是一本推理小說,但卻用著古典的手法描繪著眾家美女們,在應該冷硬的小說裡突然出現華美的辭藻,總是讓人有點感到不切實際,宛如古畫中走出來的人物,最後竟變成一具具的屍體更是突兀到了一個點,比起詞彙漂亮的描寫,我更喜歡樸實無華的敘述。

故事的結局,讓我有種出乎意料,但是想打人的感覺,之前曾在心得裡寫過,敘述性詭計是一開始騙人而不着痕跡,而正統的詭計則是讓讀者一開始就破不了謎,但我覺得這本書兩者皆有但卻有投機的嫌疑,同名的人或許在台灣算是一種常態,所以才會有菜市場名字的。作者利用這種巧合來製造出另一種可能,也就是房子裡藏著另一個同名字的人,這不但融合了敘述型詭計,也讓我得知以後感到解不了謎的生氣,但這也算是作者的一種巧思,我想就推理小說我應該稱讚他一下。

比起形容女孩子的華麗詞彙,偵探林若平感覺卻像是個平面人物,看不出個性,看不出喜好,從頭到尾只能看出他抽絲剝繭的辦案過程,對我來說是少了那麼一點人味,也許看多頗具特色的偵探之後,
我的口味整個變的刁了,想要看到的是更具人情味的各種角色吧!

就以故事的詭計來說,因為我從來沒在注意那個部份,所以也無從置喙,在雨夜這種陰鬱的環境裡,是很容易刺激人的各種負面慾望的,於是這一群心懷鬼胎的人,最後一步步走向的是無盡的深淵,每個環節緊緊相扣,林若平說的好,若非綾莎邀請朋友,若非男同學覬覦朋友的美色,若非過去那樁三屍案的發生,這些人根本就不會聚集在這裡發生這些事,命運這種事,在某些時候的確是深深的影響著未來的,無從違逆命運,但卻不能放任自己的慾望隨意奔馳才是,這些人與其說是死於命運,不如說是死於眾人慾望的橫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