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席的愛──【多桑不在家】

我覺得【多桑不在家】,是很精準的一部片。它的片長並不長,大約只有一個小時多一點,卻能夠簡單、快速帶觀眾進入主題,以過去與現在穿插的方式,去凸顯一個十三年不在家中的父親形象,以及家人對其的思念、憤恨、無奈與悲傷。那是一種非常複雜的情緒,從身為妻子、孩子的角度來看,這個父親絕非一個優良典範,然而在祭奠的賓客口中,反倒發現一個從來不認識的、甚至可以說是很可愛的濫好人形象。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一場到處有人跑錯的葬禮,同樣都是松本家,隔壁的怎麼看既氣派又體面,而主角這一家卻人煙稀少,又是些看起來都是社會地位低下的友人。哥哥說著從這樣的狀況就能看出一個人的為人,卻極為諷刺的在片尾出現反差。或許一個人的價值,從喪禮這件事的排場,都不見得能得到真正的定位。

電影以一張片名字卡切成兩個部分,前段是母親與孩子奮鬥苦楚的十三年,以及他們猶豫著是否要去探視癌症末期父親的憂慮。一個久久不在家中,放棄妻兒的漂流男人,究竟是應該怎麼去對待才是?不願意見面的愁緒,怨恨的心情,在在讓他們對這個人提不起任何勁。

當主角幸治的女友懷孕,或許也正是讓他思考怎麼當一個好父親,甚至是去想自己的父親的樣貌的契機。然而十三年的空白不是這麼輕易就可以消弭,恨意也沒這麼簡單就能解決。主角的哥哥面對致詞者們對於父親的景仰與稱讚,無法平息自己內心的波瀾。或許他們仍是悲傷的,只是那個悲傷早在十三年前,就被他們決定放在一邊。

片中最辛苦的人物莫過於母親,為了撐起這個家,白天送報,下午做手工,晚上還得去做類似陪酒的工作,一個人撐起這個家庭。對於那個父親,從一開始我就非常生氣,賭博、賽馬,留下賭債給自己的妻兒償還,即使他在別人的口中多麼好,身為孩子我都只會覺得他有多麼的壞。再怎麼洗白,也滅不了十三年的痛苦與空白。縱使最後有扳回一點點好印象,但仍無法磨滅他是個糟糕的父親的模樣。

不過整部電影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其實是主角幸治的演出,無論是他面對父親時的情緒,或是最後面對那些祭奠者的心情。他內心一直有個景仰的父親,即使對方跑掉,他還是忍不住去想好的一面,聽到別人稱讚父親,也會覺得幸好自己的父親也不是這麼的壞。做為一個孩子,對父母的心情總是特別難以說明,愈是愛對方,愈是恨對方。

之前有幸看到導演齊藤工來台的場次,聽到他與這部電影的原始主角,也就是這部片的製片,分享了許多關於這部電影的花絮與拍片的心得,是一次非常有趣的經驗。很期待他做為導演的下一部作品,一個喜愛電影的人拍出的電影,總是有其可觀之處。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