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好客的父母有時候還挺痛苦的
在家裡沒人來打牌的時候還是會有閒雜人等
每次看到他們就很想躲到房間
感覺在家裡的容身之處也只有這麼一個小地方了
無怪乎lu一天到晚想要搬出去
其實我也很想搬 只是沒錢
生活品質差到一個地步 又要每天面對不喜歡的客人
飯桌上還要面對喧鬧的爹跟客人在喝酒
什麼時候才能擺脫這樣的生活呀
跟娘說 大概會說 那你多給我一點生活費呀之類的話
為什麼我們的家計是靠犧牲生活品質在維持的
想想就覺得很無奈 但是又如何
能不能請上天給我一對不愛賭博又不好客的父母呀